首頁 > 新聞 > 正文

水體應急治理項目密集上馬,這一場“不得已”誰之過?

時間:2019-10-22 09:22

來源:中國水網

作者:李艷茹

評論(0

今年以來,不少水務行業人士顯著感受到了一陣突如其來的“商機”:多地正在密集上馬河道/水環境應急治理項目。這類項目通常條款、邊界明晰明了,利潤高,回款快,為不少技術見長的企業帶來了一波業務紅利。

應急治理:急出來的行業商機

中國水網觀察,與水環境項目大流域、大片區的劃撥方式相比,水體應急治理工程的地域范圍有限,項目投資額多為百萬、千萬級別。部分千萬投資規模的應急項目統計如下:

image.png

從項目名稱中滿篇的“急”大約能感受到改善水體水質的迫切程度,這一點從項目要求上也可窺得一斑。如某地水污染應急治理項目中的規定條款:項目方須于合同簽訂后2個月完成項目調試,投入運行;合同到期后,應在一個月內將全部設施、設備撤場,原狀恢復場地及綠化,協助做好善后工作。

據此可以看到這類項目的需求本質:非百年工程,非久久為功,要的是神丹續命、爭取時間、渡過難關。在廣東某項目招標文件中說得更為直白:某村國考斷面要求在2020年消除劣V類,對于工程實施進度不能滿足國考斷面水質要求的河涌,以及污染負荷大、問題突出的重污染河涌,設置分散式或一體化污水處理設施等應急措施,出水標準為一級A。

該類項目服務內容多為每天應急處理×萬噸污水,報價方式也相當明晰:×元/噸,或×元/日。項目投資來源通常為財政資金,付款模式多為按月考核、次月核撥。在財力充裕的地區,自正式運營次月起,企業便可向采購人申請支付上月污水處理運營費。僅從回款速度來看,對于環境企業可以說是非常友好了。

技術服務類項目期限多為“3年”,也有的項目在招標文件中留出余地:“因政策等原因,可能少于3年。”

無奈之舉:不得不吃的特效藥

2020年將至,考核壓力成為了多地政府的肩上重擔。“水十條”至今已過去4年,但從數據來看,一些地區的治理效果與預期還有不小的差距。在今年8月的生態環境部會議中,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明確指出:“盡管全國水生態環境質量總體呈改善趨勢,但水污染防治工作不平衡、不協調的問題依然十分突出。”

與“時間緊、任務重”的治理需求相對的,是產業遇冷、融資困難、水環境PPP項目密集退庫的現狀。由于水環境治理項目多屬PFI類,體量較大,需政府付費,運營屬性弱,在PPP政策導向對于純政府付費類項目有著嚴控的趨勢下,水環境PPP項目落地率較低。加上考核期限臨近,可控性強、見效快的治理模式及手段需求旺盛。

在去年底至今年初,以廣東、江蘇等地為代表的水環境EPC項目就密集進入了行業的視野(相關閱讀:【818】最近火熱的水環境EPC項目,想說愛你不容易)。而即使是流程較短的EPC,對于工程時間以及地方政府財力也有著較高要求。隨著時間繼續過去,更多的應急治理項目開始出現。

“治理需要系統化也是不得不上應急治理的根本原因之一。”E20環境平臺水業研究中心負責人、首席行業分析師井媛媛指出,“水十條”剛出臺時,E20發布過黑臭水體技術圖譜,指出黑臭水體治理需要控源截污、水質凈化及生態修復、內源治理、景觀修復等多環節串聯治理,而單就控源截污而言,又包括點源污染治理、面源污染治理、截污納管以及排污口治理等,因此黑臭水體治理是一個系統化工程。

其中,控源截污是基礎步驟。雖然國家已從最初的粗放式截污納管,到三年提質增效下的管網系統性修復,但其效果的實現仍需時間,截污納管問題不解決,黑臭水體的應急治理就是必須手段。需要注意的是,截污納管并不等于雨污一定分流,分流及合流的問題在行業中依然存在爭議,仍需具體項目具體分析。

在“2019(第十一屆)上海水業熱點論壇”中,國土木工程學會水工業分會理事長張悅也提到了管網的掣肘:“管網的欠賬,使得水資源鳩占鵲巢,清水入管,污水入河,污水廠濃度上不去,河道濃度下不來。”(相關閱讀→ 污水處理提質增效可持續戰略“思”與“辯”)

而管網建設需要沉淀大量資金,需要面臨體制、運營管理等諸多障礙。井媛媛判斷,綜合考慮規劃、資金、進度,在國家政策的引導下,管網的治理及修復完善將是一項“逐步推進型”工程,短期內會在黑臭水體的考核下有明顯的治理效果,但長期系統性治理,仍需5年、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“還清歷史欠賬”。對于部分地方政府而言,在管網不到位、短期難以解決、水污染治理考核在即的情況下,應急治理成了無奈之舉。甚至在一些前期上馬幾十億水環境大項目的地區,在多重壓力下,仍然需要應急治理的加持。

應急治理之后

在這波應急項目中,采購內容以技術服務為主,治理目標普遍圍繞考核指標進行,主要檢測指標包括氨氮、COD、總磷、pH值等,以技術手段保證水質達標。對于這類項目而言,技術服務便是發揮“延時”作用的過程,在保證達標、不被處罰的同時,對水體不會產生較大危害。但若使水體恢復自凈功能,仍需在系統性規劃下,多環節協同產生效果。可以預見,在應急治理之后、條件具備的時機,重新啟動水環境系統治理仍然必不可少。

而對于少數以藥劑為主要手段的應急治理工程,則相當于將搭建了一部分的生態系統破壞,加重了水體脆弱程度,未來重新搭建生態系統或將更加困難。因而該類應急工程或許需要更多發技術論證與綜合把握,避免按下葫蘆浮起瓢的情況發生。

編輯:徐冰冰

1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騰訊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
相關新聞

網友評論 1人參與 | 0條評論

版權聲明: 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水網/中國固廢網/中國大氣網“的所有內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表、音頻視頻等,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,如有轉載,請注明來源和作者。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。
媒體合作請聯系:李女士 010-88480317

010-88480317

[email protected]

分析